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史密斯夫妇AU。lo主有病。小学生文笔。有电影情节参考。私设略多。bug多。ooc有。手机码字排版已死。

Perfect life

『Art1』

     这和莱格拉斯想的有点不一样。

     难得有空出来逛逛,想着买点食材回去好好得做一顿晚饭――他已经很久没好好在家为自己下一次厨了。

     但当他抱着装着食材走出便利店的落地玻璃门时,外面的倾盆大雨显然在他的意料之外。他盯着屋檐外的雨帘叹了口气,大概得先回便利店买把伞了。

      正当莱格拉斯准备调头回便利店时,一小片溅起的水珠从他面前掠过,他惊了一下,转头就看见一个淋湿的男人向两边挥着手臂想洒干袖口的水(虽然他本人也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莱格拉斯觉得他这样有点不礼貌,那些水几乎洒在他身上。

     那人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转过来一脸歉意的问“哦,抱歉,我洒到你身上了吗?”

     “没关系。”莱格拉斯这才注意到男人的样子,黑色的卷发到下颌,被雨水沾湿而贴在脸上。灰绿色的眼睛在四周略显昏暗的光线下亮亮的,带着歉意微微皱着眉。是个很是英俊的男人。

     “这雨来的可真是意外,”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抱着牛皮纸袋的金发青年,勾起一个笑容“不过也带来了些意料外的惊喜。”

     莱格拉斯盯着他的眼睛,也笑了出来。“不如进去躲躲雨?我记得店里有卖热咖啡。”

     “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要小心陌生人吗,”男人帮他拉开落地玻璃门,十分绅士的向他微微屈腰“我叫阿拉贡,陌生人。”

      “莱格拉斯。”莱格拉斯朝他点点头,“现在我们不算陌生人啦,阿拉贡先生。”

     这和莱格拉斯想的有点不一样,但他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错,感谢这场该死的雨。

     莱格拉斯捧着热咖啡看着黑发的男人和他并排靠着卖番茄的柜台,阿拉贡的话很有道理,他想,如果这家伙是个坏蛋,他就用他纸袋里压在西兰花下面的贝雷塔M92F手枪打爆他的头。

     “等等,你的意思是那天你和一个看起来很有魅力实际上确实很有魅力的帅哥在便利店一边喝速溶咖啡一边聊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天?”陶瑞尔停下往上攀爬的动作,看着莱格拉斯比自己先一步到达终点。“然后你现在要告诉我,你竟然接受了一个才认识六个星期的人的求婚?!”陶瑞尔任凭自己挂在安全绳索上悬在半空,她现在可没了攀岩的兴致。

     “是的,我为什么不呢。”莱格拉斯已经从终点下来,收紧了安全绳索将自己缓缓往下放,“以及,你输了陶瑞尔,晚饭算你的。”他在经过陶瑞尔悬挂的位置后十分好心的提醒了她。

     “你为什么非得现在告诉我这个?!”陶瑞尔觉得莱格拉斯是故意的。

     他们换下了攀岩的装备,陶瑞尔狠狠灌了自己一大瓶凉水。她还是没从那个重磅消息里缓过来。她虽然知道莱格拉斯有一个交往对象,但她可没想到仅仅六个星期他们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她的这个青梅竹马平时就脑回路就和人不太一样,她可不能看着这个长的一看就像很容易被骗的人被一个她甚至还没见过的家伙拐走。

     莱格拉斯倒是对此表现的很兴奋,他有点期待之后的婚姻生活,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婚姻显得美好又充满无限未知的惊喜。他非常确定他爱阿拉贡。他的阿拉贡帅气迷人,简直是标准的完美情人,所以当阿拉贡单膝跪在他面前举着一对铂金戒指,念了一长串深情而动听的情话时,他当然毫不犹豫的“yes,i do”了。

      当然,他在幻想憧憬之后完美的婚姻生活之前,他得把关于自己的掩饰工作做的一丝不漏――如果让阿拉贡知道他的真实职业,他们可就玩完啦。

     “嘿陶瑞尔,”莱格拉斯发动了车子,从窗口探出头唤回了思维不知道绕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以至于不停灌自己水的红发女孩,“你想吃土耳其烤肉吗?”

     “莱格拉斯,我真讨厌你。”

     “我也喜欢你,亲爱的。”

     阿拉贡重新组装了他的伯莱塔92F型手枪,他上满了子弹,并且擦拭的干干净净――他的枪的清洁程度和他本人的头发清洁程度一贯不符。金雳在他不远处挥着拳头和一个浅橙色的沙袋较劲。他最近打算换个金色的沙袋,但是这个橙色的还很新,他得先和它切磋切磋好找个理由换掉它。他们本来互相没有说话,但这并不会让他们尴尬,就像别人经常说的,真正的好朋友就算不说话也不会尴尬。

      “嘿金雳,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金雳已经找到如何快速磨损这个橙色家伙的方法了。

     “我要结婚了。”阿拉贡显得很平静,他在等金雳对此的反应。

     像是在平静的水面重重投下一块巨石,突然溅起高高的水花,然后水花落下后激起更多的波澜。

     金雳的拳头偏离了它本来的轨迹,歪歪落在沙袋上侧的边缘,沙袋就这样转了好几圈,然后顶端的绳子再也支撑不住而断裂,于是它终于摔在了地上――好吧,现在他完全有理由换掉这个可笑的橙色家伙了。

     金雳同情的盯了那个寿终正寝的沙袋一眼,转过身来,脸色并不好看。“别告诉我是你上次说的金发小子。”

     阿拉贡耸了耸肩,他从桌子前起身,走到他老友的面前拍了拍金雳的肩膀,一副相当同情且抱歉的样子。

     “我知道,我先于你结婚这对你显然十分残忍。但是金雳,我仍然希望你能给予我祝福。这样或许我会拜托莱格拉斯帮你联系一下他的女同事还是别的什么。”

      “去你的,阿拉贡。我对凯兰崔尔夫人的忠诚天地可鉴。”

      “说真的,金雳。”阿拉贡捡起地上的沙袋,扔进金雳的怀里,“对于你的自我安慰能力我还是很佩服的。”

     金雳抱着甚至比他还高的沙袋,艰难的对阿拉贡竖了个中指。

――――TBC

笔力不够orz,先火速结婚然后再闹点小矛盾就好玩了(不)当然会he的w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