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2』


这里要先像大家道歉,这一章非常短小,因为lo主最近得了急性阑尾炎所以没能写下多少。最近可能牵扯到做手术的事情所以可能会缓更,请大家原谅,等身体恢复一些后一定补全。

以上(土下座)



     “什么?!”

     陶瑞尔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的声音,这大概比奇力穿着大红裙子在她面前跳舞还让她惊讶。

     “你的意思是,你的婚期就在两周后,而你还不打算告诉你父亲?!”好吧,虽然换作是她她也不敢告诉瑟兰迪尔――告诉他他亲爱的儿子要和一个看起来脏兮兮的家伙结婚?哦,还是给她一刀来个痛快的好。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莱格拉斯揉了揉头发,把架在楼顶围栏边的狙击枪的角度再做了一次调整,耳朵上挂着的通讯器里陶瑞尔的声音有点震的他有点耳朵疼。“我只是要等一个好时机――好时机,你懂吗。我不能这么突然的告诉的他这个,你知道的,恐怕他会派一个小队的人花样肢解阿拉贡。”

     “……这倒是真的。那你打算怎么办?生米煮成熟饭了再告诉他?莱格拉斯,这只会让他想亲手花样肢解阿拉贡。”陶瑞尔那边停顿了一下,有非常轻微的滴滴提示音,“目标出现。就是那个从对面法院出来的穿格子西装的秃子,天呐,他西装的配色可真土。”

     莱格拉斯瞄准了目标,可怜的家伙,那件土气的西装胸口处瞬间被开了个红色的窟窿。这对莱格拉斯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五岁的时候就能用小弓箭搭上小吸盘射中他管家的脑门了。

     完成。莱格拉斯扛起枪把它装进一个吉他盒子里,背上那个木制的盒子往楼下走,他把通讯器摘下,换上一副白色的耳机,这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弹吉他的大学生。他耳机里仍然是陶瑞尔的声音,她那边听上去也完成了工作,甚至响起修剪指甲的声音。

     “大概等我准备好了说辞――趁一个ADA看上去比较高兴的时机。”

     “天呐,我真是为你担心。而且我仍然相当不放心――尽管我已经见过了你的合法伴侣,他确实是个顶级的男人,但你确定你们能相处的好吗?想想你的本职工作,莱格拉斯。瞒着他始终会让你们有嫌隙,而且一旦败露,这一切就毁了。”

     莱格拉斯沉默着。这些问题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早在他和阿拉贡刚开始相爱时他就想过了。他其实早已下了决心,等到婚后他们渐渐稳定下来之后,他会告诉阿拉贡真相――但不是现在,他的工作危险性太高,阿拉贡知道的过早只会带来麻烦甚至是危险。

     但他其实还是很怕。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怕过什么事情,但他每次尝试想说出真相时面对着阿拉贡那双饱含爱意的灰色眼睛,他就胆怯了。他怕,他怕他会搞砸这一切。他当然相信阿拉贡爱他,但他不能确定阿拉贡是否会接受这样的他――一个冷血的雇佣杀手?他怕阿拉贡会因此讨厌他,讨厌他的欺骗讨厌他的血腥味。

     他是真怕着呢。

     “我当然知道这个。他是个做研究医药工程的博士,他和我一样需要经常出差,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私人时间,这不会耽误我的工作也不会让他对我奇怪的行踪起疑心。而且我迟早会告诉他的,我会告诉他的,我会告诉他的。”莱格拉斯重复了两遍,仿佛不是在告诉陶瑞尔他的决定而是提醒自己的决心。“好了陶瑞尔,先挂断了,能帮我买点兰巴斯点心吗?等我回去后想吃这个。”陶瑞尔答应了一声,随即切断了通讯,耳机里响起一首曲调悠缓的歌。

      他已经走下了大楼,对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都同情那个死于非命的穿格子西装的中年男人。但他们不知道那个倒地的混蛋是号称本市最知名的律师,并且他刚刚用伪证为一个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辩白而让那个早该去见撒旦的家伙无罪释放,自然的,一些和这位“知名律师”结怨的家伙当然愿意用高价雇一个杀手。

       莱格拉斯往人群汇聚相反的方向走去,他现在只想回公司吃点兰巴斯,要是有杯咖啡就更好了。



tbc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