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3

『Chapter3』

大家好久不见orz前几天放国庆玩脱了没怎么写然后收假又考试忙成dog,更的有点慢见谅orz加上我本来就懒癌晚期请鞭打我(。)

跪求大家回复啊啊啊就算是回复“哦”“嗯”“朕已阅”“呵呵”“lo主傻x”都行啊真的很想要回复起码我知道你们在啊qwq谢谢每一个回复我的菇凉,爱你们(比爱心)

     加州的冬天温暖潮湿,几乎整年的降水都集中在了冬季。黎明通常夹带着雨露未干的湿润到来,而这样的天气却无比适合睡眠。

     阿拉贡比莱格拉斯早些醒来,他一睁眼就看见蜷缩在自己臂弯里,脸埋的深深的金发凌乱散着的莱格拉斯。阿拉贡没有叫醒他,他就这样搂着自己的爱人,用空着的那只手一缕一缕的轻轻地梳理着那些散在自己颈侧和枕头边缘的金色发丝。他享受于这样的时刻,温情而安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幸福”这种听上去无比模糊的体验。

     莱格拉斯的睡相不算很好,但也没多坏。他睡着的时候似乎喜欢往温暖或柔软的地方钻,他总是睡着睡着就脱离了鹅绒的枕头而钻到阿拉贡的怀里――尽管阿拉贡也总是搂着他入眠。

     莱格拉斯的侧脸总算是在阿拉贡的梳理下露了出来。他的睫毛长而浓密,并且翘着好看的弧度,大概是因为还做着梦,睫毛因着眼球轻微的转动而小频率的抖动着。粉色的薄唇微张着,露出一点点白色的牙齿。

     阿拉贡静静看着怀里的爱人,老天啊,他根本舍不得叫醒莱格拉斯――况且,他十分享受这样的时刻。

      但是已经分针已经跳到数字7的挂钟提醒他,这样的温馨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刻。再不起床可就要迟到啦――他今天还得写一大篇可怕的任务报告。

     “莱格拉斯。该起床了,亲爱的。”他轻轻拍着怀里人的背,那个蜷缩的像小动物的家伙往阿拉贡胸口钻着,不满的声音闷闷的传来:“唔……再五分钟……五分钟……”哦,五分钟后他又会说同样的话了。

     阿拉贡叹了口气,好吧,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揽着莱格拉斯的肩,在自己起身的同时连带着捞起了赖床的某人。他的莱格拉斯十分艰难的睁开眼睛,蓝色的眼睛里还有些尚未完全清醒而蕴积的雾气。但仅仅维持了一秒,他就又倒回了床上,皱这眉头试图重启他的眼皮。阿拉贡吻了吻正挣扎着努力清醒过来的莱格拉斯的额头,“好了,我的爱。快点起床吧。早上想吃什么?”他拿起昨晚就叠放好的今天的衣物,估摸着等他洗漱完快把早饭做好的时候,莱格拉斯差不多就能完全清醒过来了。

      “我要吃煎培根。还有羊角面包。”

      “好吧,但首先你得快点起床,不然我就一个人吃完所有的羊角面包。”

      莱格拉斯被逗笑了,但他的眼皮似乎再次重启失败。“你总是威胁我――但你从来不那么做。”

     “你还是快点从被子里逃出来吧。亲爱的。”

     当莱格拉斯从洗漱间收拾好,走到饭厅时,阿拉贡已经把培根和面包摆在桌上,正在咖啡机前煮着咖啡。莱格拉斯坐下来喝着面前的甜牛奶――嘿,他喝牛奶可不是因为他是需要长身体的青少年,他只是不太喜欢一大早就摄入咖啡因。阿拉贡拿了份刚刚从院子里取来的报纸,坐在莱格拉斯对面。

     “你应该多穿点衣服。”阿拉贡看见一小口一小口喝牛奶的人只穿着衬衫和薄羊绒毛衣时提醒他,已经十二月了,天气越来越冷,他可不想莱格拉斯因此感冒。

     “我知道。我的风衣挂在那呢,我出门的时候再穿它。”莱格拉斯杯里的牛奶终于见了底,他正纠结着到底先吃面包还是培根。“你怎么越来越像个难缠的父亲,总是提醒自己叛逆的儿子什么时候该加衣服。”

     阿拉贡翻了一页报纸,“叛逆的儿子倒是没说错,嗯?”

     莱格拉斯翻了个白眼,他决定先吃面包。

     他们同时出门,在门口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告别吻。在车库里各自提出自己的车后,先后离开他们的家。

     阿拉贡和莱格拉斯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新婚时的热情和新鲜感早已去了大半,更多的是属于陪伴的温暖和安宁。阿拉贡名义上在一家大型医药公司里做医药工程的研究,拿着丰厚的报酬并且时常需要和这样那样的负责人去外地开开会。莱格拉斯则挂名在一家设计公司名下,有一份景观设计的工作,同样的,这样的工作背景需要他不时去考察实地。尽管两人称得上是模范夫夫,他们的邻居们也都羡慕他们的感情好。

     但实际上,两人的心里都有微妙的间隙――这当然不是说他们不爱对方了,只是在毫无争吵看起来无比完美的婚姻外观下,他们的心情不像看起来那么美好。

     大概是互相并不那么坦白,才会有距离感。尽管隐瞒出于爱,但沉默不语实在无法带来对爱情的真实感。

    

     莱格拉斯一到那个位于市中心并且挂着“Mirkwood设计与创意有限公司”牌子的大楼时,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他的桌子上除了陶瑞尔习惯性的帮他带的兰巴斯,就是一大堆白花花的文件。

      “末日。”莱格拉斯颓然的坐在他的转椅椅子上转了个圈,然后伏在桌上盯着右上角摆着的仙人球盆栽。

     “令人惊讶,你看见这么多带字的东西竟然没有掀桌子。”陶瑞尔靠在他桌边站着,捡起他桌上厚厚的文件随意翻阅着。“你看起来状态不怎么样。怎么,小夫夫闹矛盾啦?”

     “我到是希望我们有机会吵架闹矛盾。”莱格拉斯找到新乐趣一样拨弄着仙人球上的刺,“我们关系太微妙了――虽然阿拉贡一直做的很好,他的确尽了他最大努力维持我们婚姻的完美。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你明白吗?我想要的完美和现在不太一样。”

     “是你觉得他对你冷淡吗?”

     “不不不,阿拉贡对我很好。但是,哦我的天啊,怎么说呢。我总觉得我们都不那么坦白,我觉得我甚至不那么了解他,而他有时也不那么了解我的想法。我当然没法和他说我工作上的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但我又真的很想让他听我说说这些。”莱格拉斯拔下了仙人球上的第4根刺,他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里。“我觉得我快崩不住了,陶瑞尔。我真的该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谈。”

     “我也觉得你们需要谈谈。不过在那之前,我想你最好看看这个。”陶瑞尔递来一份用红色字体印着某个名字的文件。

     “咕噜?这是什么古怪的名字?”莱格拉斯接过那份文件,他看到了用红字标出的目标人物稀罕的名字,同时他也注意到这份文件的负责人上签着瑟兰迪尔的名字。“我的天,ada亲自签发的任务?我感觉我今天出门的方式不对。”

     “而且是活捉――天呐,我有几年没见过活捉的任务了?上一次看见活捉的任务似乎是帮一个阔太太去撒哈拉弄只蜥蜴来。”陶瑞尔想到几年前自己在沙漠里满世界找蜥蜴的惨痛经历,她已经在心里给带活捉的任务都戴上了“不吉利”的帽子。

     这份任务看上去其实不像什么难事,在犹他州的临近纪念碑谷地(那是个全是石头的国家公园,可不是那个小姑娘在建筑物里跑的游戏。)的地方,将会有个叫咕噜的家伙经过那儿,莱格拉斯要做的就只是把咕噜截下来,然后活着送去自家公司被同事们称作“秘密地牢”的地方关起来就行。但是这份普通的任务却得到了瑟兰迪尔的亲自签发,这可不太寻常。

     但莱格拉斯猜这不是什么难事,他可以在任务完成后,好好考虑一下和阿拉贡谈谈的事儿。他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了,他不想继续欺骗自己的爱人而每天表演的真的像个悠闲的设计师。他要告诉阿拉贡,就这么定了。

     做出了重要的决定后,莱格拉斯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阿拉贡觉得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这样简单的任务不会有让埃尔隆德大人签发这样大的面子。那个被称作咕噜,真名叫做史麦戈的家伙在三天后途径犹他州和亚力桑那州交界处,他被要求在咕噜出犹他州之前抓到这个家伙然后送上金雳的直升机就行。这挺简单的,但由养父同时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埃尔隆德签发却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他其实挺喜欢那个怪石嶙峋的地方,他曾想过带着莱格拉斯一起去那看看。但介于他俩一直都挺忙,他没有像莱格拉斯提起过。其实阿拉贡想去的地方可多了,当然,出任务时他也去过不少地方,但那是作为一个雇佣杀手而不是一个旅客。他想去看看那些一直都向往的地方,和他的爱人一起。等到最近忙完,他想和莱格拉斯说说这事儿,他打算请几个月的假,和他的伴侣一起去那些他一直想去却没去的地方。

     就当这次任务是提前为旅行试试水吧。

     “金雳,帮我带杯咖啡上来。”阿拉贡对着准备下楼买烟的金雳招呼一声,同时在任务书上的接收人一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tbc

感谢大家捉虫!以及地理位置都是百度的所以有错误的话请鞭打度娘(不)

分享一段和基友的对话:

基友:你什么时候写到拆房子啊好想看。

我:啊啊我也喜欢拆房子那段!帅!

基友:不,其实我是想看拆完房子后他俩在家里所有地方干了个爽。

我:……

评论(3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