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4

『Chapter4』


您的好友莱格拉斯·厨艺十级·绿叶已上线


一个过渡章,下章开始就要打打杀杀了,想想觉得自己更懒了呢(不)


     阿拉贡回家的时候,他们屋子已经亮起了暖黄色的灯。

     莱格拉斯比他早些回家,晚饭的掌厨大权也就交给了莱格拉斯。以前阿拉贡一直以为像莱格拉斯这样的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肯定连厨房的门都没进过,出乎意料的是,莱格拉斯的厨艺其实不坏,还能有几个那得出手的菜色。他们对于做饭这个事从来都是谁先回家谁做饭,不过早上不出意外是阿拉贡做饭,毕竟光是让莱格拉斯起床就已经很困难了,让他起来做饭这事还是赶紧放弃的好。午饭他们都不在家里吃,有时中午的空挡不想在公司吃饭他们也会约出来一起吃。

     每次阿拉贡晚上回家,看见房子里的灯亮着,他能想象爱人围着他们米色的围裙,挽着袖子在厨房忙活的样子,这让他莫名想起了“贤惠”这个词――然后他在下一秒就在内心否定了它,这太不搭了。

     阿拉贡停好他的车从车库里出来,住在对面的邻居和他打了个招呼。

     “leggy?”一进门他就叫着爱人的昵称,他闻到了玉米浓汤和黑椒汁牛排的味道。

     “我在厨房!”

     莱格拉斯正在厨房里忙着,玉米浓汤还在锅里咕噜噜的冒着泡泡,皮塔饼刚刚分在盘子里,他现在需要把牛排翻个面煎。

     阿拉贡挂好他的外套,一走进厨房他就看见莱格拉斯把头发松垮垮的扎在脑后,把米色的围裙上半身部分对折下来系在腰上煎牛排的样子。他从背后环住爱人的腰,怀里的人像是被挠痒痒的小动物似的往背后温暖的胸膛缩。

     “嘿,我正忙着呢。”莱格拉斯回头吻了吻阿拉贡的侧脸,继而把煮着玉米浓汤的火关掉。

     阿拉贡在金色的发上落下零星的吻,他放开了在牛排上下功夫的莱格拉斯,去帮他把碗柜里的盘子拿出来,在水龙头下清洗着。

     煎锅里的滋滋声和水流的哗哗声在他们算得上大的厨房里交谈。玉米的香味随着蒸发的热气爬上白瓷砖的墙。

     他们的餐厅就在厨房的旁边,只隔着一扇贴着半透明磨砂纸的落地窗。餐桌是白底黑色花纹的大理石,中间摆着一个复古的古铜色烛台――他们从来没用过。

     莱格拉斯习惯坐在靠后墙的那边,阿拉贡就坐在靠出口的那一侧,面对着面,中间还摆着阿拉贡刚刚拌的一小碗蔬菜沙拉。

     “我明天可能要去芝加哥开个会。”阿拉贡切下一小块牛排,黑椒汁顺势浸染了切口。“大概要后天才能回来。”

     莱格拉斯点点头,阿拉贡在蔬菜沙拉里竟然放了南瓜,他觉得这简直是蔬菜界的异端。“我明天也要去波士顿那边――那个该死的城市花园,因为种白橡树还是黄杉的事儿那些家伙差点打起来。”他把南瓜从沙拉酱里刨出来,然后扔在碗边,“天呐,你竟然放南瓜。”

     “嘿,南瓜很好吃的,而且它还很健康。”

     “你这异端。”

     最终莱格拉斯也没吃掉那些南瓜,他们一起收拾了餐具,还顺便把那个积灰的烛台擦洗了一遍。

     阿拉贡打开嵌在客厅靠近沙发那面墙里的音乐屏,选择了一首相当有岁月感的法国歌――艾迪特·皮雅芙的《玫瑰人生》。动人而悠长的歌声环绕在房间里,他拉起正在收拾小方桌上旧杂志的莱格拉斯,搂着那柔软的腰把爱人带进一个缓慢惬意的舞步里。

     莱格拉斯低低的笑起来,扶着阿拉贡的肩在皮雅芙的歌声里和他一起踩着随意缓慢的舞步。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跳舞的时候。”阿拉贡想起了他们刚刚恋爱的时候,那会他们既羞涩却又想表达自己的热情。

     “在一家小餐厅里,你让他们把整个店都摆满了蜡烛。”

     阿拉贡笑着把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得更小,他们几乎要呼吸相缠,“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莱格拉斯漂亮的蓝色眼睛里仿佛有星星们在闪闪发光,他笑起来的时候眼下的卧蚕就曲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包下了整个餐厅,每个桌子上都摆着蜡烛和玫瑰,你让小提琴手奏的就是《玫瑰人生》。”

     “我们跳了第一支舞,我看到你在烛光里凝视我的眼神,我就知道非你不可了。”

     “那我一定就是被你这样的甜言蜜语给骗走的。”

     阿拉贡略一低头,轻易就捕捉到了那粉色的薄唇。他们并不急切的纠缠,交换着彼此湿润温暖的呼吸,唇齿间缠绕着眷恋。这个吻温情而柔软,他们拥抱着胸膛贴着胸膛,心跳声似乎就在耳边回响。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终于在莱格拉斯觉得自己要死于缺氧时阿拉贡才放开他。

     “明天我们可就要分别了,你不想和你的丈夫在离别的前夜留下些美好的回忆吗?”阿拉贡捧着莱格拉斯的脸,在他耳侧低语。温热的呼吸就在耳后,莱格拉斯觉得自己要化了。

     “乐意之极。”双手攀着爱人的脖子,莱格拉斯整个人都要挂在阿拉贡身上了。

     阿拉贡揽着莱格拉斯的腰抱起他,客厅的歌还放着,他们已经拥着进了卧室。

     皮雅芙动人的嗓音还绕字在那些法语的单词里,隔着门的另一间屋子里还隐约传来比那更撩人的声音。

     夜静谧着,它既是温情又是缠绵的。


     莱格拉斯醒来的时候,阿拉贡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正坐在沙发上看他今天的报纸,杯里的咖啡已经见底。

     “你怎么越起越早了,这是提前步入老年时期的前兆吗?”莱格拉斯揉了揉头发,坐下来吃阿拉贡早就做好的早餐。

     “这可不是我起的早,是你越来越晚了,青少年。”

     莱格拉斯决定不和他争论了――他总说不过他。

     “对了阿拉贡。”莱格拉斯把盘子里的胡萝卜不动声色的挑到盘子的另一边。“你回来之后我想和你说点事情,很重要。我在博洛克迪餐厅定了位置,你回来就给我打电话。”

     “什么重要的事?”阿拉贡把报纸折好,拉着椅子坐在莱格拉斯旁边,把他以为自己没看见他挑出来的胡萝卜拨回他盘子里。

     “回来再说,咱们先保持点神秘感。”他再次把胡萝卜拨开。

     “好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呢。”阿拉贡不懈的把胡萝卜挑回去,“你得习惯吃这个,挑食对身体不好。”

     “不要。”

     这是个大晴天,芝加哥和波士顿的天气一定很好,不过大概犹他州会刮点无伤大雅的风。


tbc


其实我的名字叫拉灯(不)

    

    


评论(2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