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5

『Chapter5』


觉得自己的描写神ooc……

下周要考试了,心情十分沉重()


     “为什么今天的风这么大?”

     陶瑞尔放下望远镜,把雷达定位器的参数再次确定了一遍。她的头发在风里摇摆着不规则的弧度,有几缕发丝标新立异得几乎要立起来――那看上去有点可笑。

     “有点风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它让我有幸看到你此刻不羁的发型。”莱格拉斯正拆开一颗薄荷糖,把那粒蓝色的圆球包在右腮里。

     加州早上还是个晴天,而等他们到了犹他州,这儿就开始刮风了。他们在离纪念碑谷地外沿公路差不多3980码的一处高地设置了据点。因为岩石的阻挡以及精心布置的伪装,他们埋伏的地方看上去像是个被废弃的破旧气象屋。

     莱格拉斯穿着一件深绿色的冲锋衣,拉链一直拉到顶端,他的头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护目镜被拉起到额头上方的位置。他带着他心爱的巴雷特M83A1狙击枪,但是这可不是用它来瞄准咕噜的脑袋的――任务要求是活捉,他可记着呢。按照计划,他在射击点一枪打瘪咕噜那辆越野车的轮胎,陶瑞尔则埋伏在近点然后在车停下后拿下那家伙。陶瑞尔已经收拾好电击枪和手铐绳索之类的东西,她会在距离公路不到500码的一堆大石头后面埋伏着,一等到咕噜的车胎爆掉她就骑着她沙漠色的摩托车像电影里经常演的那样冲出去用电击枪冲着咕噜来一下。

     雷达显示咕噜离这儿已经不远了,差不多再有个十分钟他们就能在视野范围内看见他了。陶瑞尔已经到达埋伏点,他们保持着无线电通讯,风很大,无线电耳机里传出的嗡嗡声让莱格拉斯有点不舒服。

     “桃子,桃子。这是绿叶。目标已经进入163号公路,射程范围内,注意等待命令――”莱格拉斯拉下护目镜,架好枪伏在一块发红的岩石上,那辆深灰色的越野车已经在他的瞄准镜里出现。

     “你下次能不能换个代号。”陶瑞尔的声音混着风里的杂音,“等他近了你再动手,你可别忘了你的射程和我的实际可行距离差的不少。”

      “明白。”后槽牙咬碎了没化完的薄荷糖,他已经吃了第6个了。这活太无聊了,要是能快点回去说不定还赶得及看道奇队的比赛。

     咕噜的车越来越近,莱格拉斯已经瞄准了黑色的右前轮,他能保证一枪搞定这个。再往前700码他就动手。

     “注意了,目标离你不到1000码,看得到吗。我这好了你就赶紧过去。”瞄准镜已经对准了目标,一切就绪。莱格拉斯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慢慢收紧,他在等那一瞬间来临。

     “我已经能看见他了,我开了车前摄像头。好了给我信号。”

     瞄准镜已经定位,莱格拉斯想象的出车子爆胎后或许会偏向左边滑行一段距离后停下。

     风把发掠到耳后,他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指腹的压力在增加,那些细小的指纹在光滑的扳机上慢慢印的更深。

     莱格拉斯呼出一口气,他等的时刻已经到了。只需要再稍微动动手指,他想看的道奇队的比赛就可以从重播变为直播。

     然而在他开枪之前,咕噜的车却在公路上剧烈的颠簸了一下,车轮扬起了大量的尘土,整个车子打了个旋后在侧翻前停在了路边,车的后半边已经落在柏油路外的沙土里。

     “该死的!怎么回事!”莱格拉斯的瞄准镜重新对准了那辆车,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他敲了敲耳上挂着的通讯器,如果这时候陶瑞尔错误的以为是他开枪让车停下的而冲出去,那么他们几有可能暴露身份,“陶瑞尔!待着别动!不是我开的枪!该死的那路上有隐藏路障!”

     陶瑞尔吓了一跳,她刚刚看到车子爆胎停下后的确打算立刻冲出去,她连电击枪都已经握在手里了。“什么?!不是你开的枪?shit!那个混蛋路障是打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我早说过我们应该先清理道路的!”

     咕噜的车子已经停下,他试着发动了几下后车子毫无反应,于是打开车门走下车后看到轮胎爆掉而愤怒的踢了一脚车门。而这时在偏东南方却突然开来一辆小型货车,上面用喷漆写着“瑞文戴尔冰淇淋”的花体字。

     “该死!”莱格拉斯的枪一直跟着咕噜的后脑勺,但他不敢,也不能下手。“那可笑的冰淇淋车是从哪冒出来的?!为什么雷达上没有显示?”他回头检查了一遍雷达,上面除了咕噜的车代表的红色小圆点再没有其他。

     “有车过来了!”陶瑞尔的声音被提高了好几倍,莱格拉斯能听见她发动摩托车的噪音。

     “我看得见!待着别动!我们这儿还有别的同行,千万不能暴露身份。”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他们已经用雷达扫描了附近区域确保除了咕噜这个时间段不会有车来,那辆喷着可笑油漆的冰淇淋车极有可能是布下路障的那些家伙。咕噜已经注意到了开来的车,他掏出了揣在衣带里的枪躲在车的另一边。

     冰淇淋车在咕噜的车旁边停下,一个带着墨镜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的皮夹克和短靴都是黑色的,上面沾了不少灰尘,这让他看上去像是从亚力桑那州来的货运司机。

     “嘿老兄,你的车怎么啦!抛锚了吗?”那人没有携带武器,或许他只是手上没有拿着武器,谁知道他的衣袋里会不会放一把左轮。

     “我不知道,它的轮胎爆了。”咕噜谨慎的打量着眼前的人,他把拿着枪的手背在后面。深凹下陷的双眼直直盯着对方,但似乎那副完美的笑容看上去毫无破绽。

     “这可真够遭的,搭我的车吗,我可以载你去前面镇上帮你找个修车的。”

     带墨镜的家伙拍了拍那辆越野车的车盖,又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小货车。

     莱格拉斯只看见两人在交谈,那人似乎不像是来竞争的同行而只是恰巧路过的平民。他枪口从那个带着鸭舌帽的脑袋上移开,对准了那辆冰淇淋车的轮胎――不能让他们有可以脱逃交通工具,大不了都抓回去,决不能破坏任务。

     “陶瑞尔,我帮你盯着,对方应该只有一人,你现在过去,干掉他们两个。记住,别用实弹,那个平民也是。”

     “收到。”

     耳机那边传来发动机的隆隆声,他能从瞄准镜里看到陶瑞尔从另一边迂回过去打算来个偷袭。陶瑞尔带着黑色的头盔,不会轻易暴露身份。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原定计划已经被打乱,莱格拉斯已经对准了冰淇淋车的轮胎,至少他在高处能够掩护陶瑞尔,如果有必要,他不会对捣乱的人手软。

     随着一声并不算大的爆胎声,陶瑞尔从他们对面的东南边疾驰出来,她一手掌控着方向,另一只手握着的电击枪已经先一步射出击中了背对着她的咕噜,在咕噜抽搐着倒地后,她继而讲枪口对准了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戴帽子的男人在他轮胎爆掉时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反应迅速,立刻躲到车的另一边然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伯莱塔手枪,然后对着来人连开三枪。陶瑞尔迅速将车改变方向,绕道从对方右侧迂过去,她迅速将电击枪扔掉然后拔出来一把贝雷塔M92F手枪同样对着那边回击三枪,她没有贸然冲过去而是迂回到右后方石堆后面停下。

     “该死的!那家伙有枪!”陶瑞尔咬牙切齿的低吼,“绝对是来抢生意的同行!我们不能再待下去!现在我们都暴露了!”

     “混蛋!”莱格拉斯无法瞄准那个人,对方大概是猜到了附近有狙击手而刻意藏在他瞄准方向的另一边,车子挡住了视线莱格拉斯无法得知对方的位置。“你先待在那里,他的车开不了了肯定没法走,大不了干掉那家伙。”

     莱格拉斯已经拟订好了一个计划,对方只有一人,那么让陶瑞尔引他从车后面出来,只要一看见他露脸自己就爆他的头。很好,冷静,要知道自己已经身经百战,遇见过的突发状况多了去,这次也一定能解决掉,是的,思考,莱格拉斯,冷静地思考别让那家伙得逞――他绝不可能得逞。现在咕噜躺在离对方不到30码的地方,但那家伙不敢出来,这是个好事,他们有制高点的狙击手而对方没有,这就是优势,而且人数上可是一倍悬殊呢。

     “陶瑞尔你现在从左边――”莱格拉斯的声音突然被掐断,取而代之的是嗡嗡的杂音,陶瑞尔回头望向他们据点的方向,却看到一架直升机从他们正后方飞过来,上面的人对着莱格拉斯的位置连开了好几枪。

     陶瑞尔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莱格拉斯!”她试着重新连上通讯,然而那边仍旧只有杂音,“妈的!”她一拳砸上身旁的严实,对方竟然有直升机!该死的,他们完了!

     莱格拉斯并没有被击中,他在对方开枪前听见了直升机的噪音而先子弹一步退到了气象屋里。他逃的不算迅捷但也不狼狈,身上沾了些泥土灰尘让他不舒服。他重新将通讯器连线,这样的状况他们已经无法继续任务,能全身而退已经很不容易了。

     “陶瑞尔,现在撤退!你从东南方走,我把据点清理后就走,我们在163号公路的入口汇合。”莱格拉斯将狙击枪重新上膛,他准备给那个开直升机的家伙还回去几颗子弹。“我拖住直升机,别管那个戴帽子的混蛋,你快点走。”

     “我知道了,你小心。”陶瑞尔确定莱格拉斯没事,现在他们必须撤离。直升机上应该也只有一人,应该是来接应那个躲在车后面的家伙,他们不可能一边要带咕噜走一边还要对付他们,现在是撤离的好时机。陶瑞尔发动了车子,绕路从东南边走,直升机没有跟着她的方向而是往咕噜那边去。

     莱格拉斯在直升机经过他后从气象屋后出来对着机身连开几枪,直升机为此摇晃了几下,但仍然没有停下。莱格拉斯也没有打算击落它,只需要给它点子弹让它走的不那么顺利就行。他把枪背在背上,从气象屋里带走了几台电脑然后将汽油倒在地上,在离开时扔下一个点燃的打火机。好在直升机没有管他――它也分不出精力管他,它忙着要把咕噜送上飞机,而莱格拉斯已经快步跑到了他车子停着的地方。

     迅速发动车子后莱格拉斯将油门一脚踩到底,他把无线电重新连上,无视了窗外被车轮扬起的巨大烟尘。对方没有追过来,恐怕他们也忙着想要弄清楚搅局的人到底是谁。

     “陶瑞尔,回去把你的车前录像调出来。找到那些家伙,我要干掉他们。”从来没有在任务中失败的杀手,现在他生气了。


tbc


快撕破脸啦,我们怎么打比较好玩呢(。)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