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7

『Chapter7』


想我没丫哈哈哈(。)

最近状态不是很好,感觉到了人生的瓶颈期……大概写完PL会重修很多地方……唔……还是先勤快点写完吧……

以下正文


――――――



     阿拉贡换了身黑色的西装,还特地洗了个头发,在8点准时到了博洛克迪餐厅。餐厅的人很少,他在一个略显隐蔽的角落找到了莱格拉斯。这一点也不像莱格拉斯,以前的莱格拉斯一定会选个宽敞明亮的地方。

      阿拉贡整理了下衣服,往莱格拉斯那边走过去,对方正品尝着一杯香槟,一手托着杯底一手撑着下把,灰色竖排细条纹的正装显得他皮肤白而细腻。周围几乎没有人,只有个拉小提琴的人站在离他们有些距离的廊柱旁闭着眼忘我地演奏着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

     “香槟?”阿拉贡拉着椅子坐下,莱格拉斯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他就又把视线收回到了手里的杯子上。“我们要庆祝什么?”

     庆祝所有的谎言都被拆穿?莱格拉斯可不会真这么说。“庆祝你回来啊。”莱格拉斯打了个响指,一个侍者捧着菜单站到桌侧,恭敬地把两份菜单摆到他们面前。莱格拉斯随意翻着菜单,不时用余光瞟着阿拉贡,他想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我记得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阿拉贡貌似平常地翻看着菜单,事实上那个小册子上的东西他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莱格拉斯点点头,用食指敲了几下桌面后才慢悠悠地回答“啊……没错。我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他用食指点了点下嘴唇,对着一旁的侍者开口:“煎鹅肝和芙纽多,还有芦笋浓汤,谢谢。”侍者记下后礼貌地向莱格拉斯点点头,有转头看着阿拉贡,等待他点单。

     阿拉贡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没看菜单,于是只随便撇了几个看着顺眼的菜就向侍者点了马赛鱼羹和烤羊肩排。他不在乎这顿饭吃什么,这时候谁还会管盘子里摆的是牛还是兔子?侍者确认了一遍菜单后就离开了他们桌子,现在他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和我说说工作上的事吧,你的会开的怎样?”莱格拉斯为阿拉贡添满一杯香槟,微笑地礼貌而生疏。

     阿拉贡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盯着那杯香槟好一会才抿了一小口,他想,莱格拉斯不至于在这下毒毒死他。“还不错,不过有些小问题。有个别的研究组的人想和我们争项目,不过好在已经被我们打发回家了。”他换了个姿势,翘起右腿微微倾斜靠在扶手处,“你怎么样?”

     “我?我好着呢。那些种树的家伙碰上了一群妄图偷盗树苗拿去换钱的人,不过他们已经锁定了小偷准备狠狠揍他一顿了。”

     莱格拉斯的食指蹭着下巴,几乎是拿挑衅的语气在说着这句话。

     气氛尴尬的沉默了一阵。

     “啊,对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呢。”莱格拉斯坐正身子,把玩着面前的餐刀,银色的金属光泽在手腕的转动下随着灯光闪闪烁烁。“我有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很久了,感情也特别好,但是他最近发现他一直以为是个好女孩女朋友竟然瞒着他磕药还贩毒,他特别气愤地问我怎么办,我也拿不准,就想问问你。”

     “哦,这可真是……不过谁能保证你的朋友同样没有瞒着他女朋友的事呢,谁都有秘密,不是吗?”

     “或许他也有吧,不过他梦想的完美生活就被打破了,他本来已经要准备和女朋友结婚了。”

     “如果你朋友真那么爱他女朋友,哪里会在乎她是不是个瘾君子?”

     “欺骗就是欺骗!”莱格拉斯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些,阿拉贡能感觉到他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波动,莱格拉斯的声音在抖,每一个单词都咬的很重。

     “谁又没有欺骗过呢?你能保证你朋友就没欺骗过他女朋友吗?”

     他们都不说话了。

     莱格拉斯的眼睛有点发红,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力度大的几乎要把嘴唇咬破。阿拉贡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只是那双平日里温柔的灰蓝色眼睛此时却毫无温度。

     几乎是同时的,莱格拉斯摸到藏在桌下的枪时阿拉贡也从腰间抽出了枪,他们没有急于亮出来,而是同时响起了上膛时的咔嚓声。

     小提琴的乐声悠扬绵长,时间和空气像是打了结似的缠绕在一起发出不和谐的无声噪音。

     “你想跳舞吗?”莱格拉斯打破了沉默,那语气带着上扬的尾音在舌尖打了个转,如果不是他脸上讽刺的笑容阿拉贡几乎要以为他是真心想跳舞了。

     “荣幸之极。”

     他们同时起身,不动声色地将枪支藏在身后,假意像个亲密的恋人一样在离桌子不远的地方相拥着起舞。G弦上的咏叹调和着他们的脚步往外溢着美妙的音符,这支舞和他们以前的每一支舞都不一样,既没有微笑和情话,也没有温暖和柔情。像是两个死对头在舞会上被强行推到一起而敷衍地移动,距离恰当步伐准确,那不是情人间的舞,那是宣战一样的示威。

     “我想这是我们最后一支舞了对吗?”莱格拉斯冷冷地开口,他们心知肚明,就算没有说出口,他也知道。

     “如果你希望的话。”

     “我希望?”莱格拉斯嗤笑出声,“我所有的希望都被你毁了,你这个混蛋。我的完美生活,我的未来,我的一切都毁了。”

     “毁了?那还真是抱歉,不过对于一个骗子我也没什么好悔恨的。”阿拉贡不留情面的反攻。

     “我没有要刻意欺骗什么!况且你也对我不够坦白!”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要利用我给你一个完美的掩饰!我怎么知道这一切万一没有爱呢?”阿拉贡说完就后悔了,他没想说这么重的话,“leggy,对不起我不是……”

      “行了!”莱格拉斯一把推开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应该知道!”莱格拉斯声音不大却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撕扯着声带发出声音。

     莱格拉斯深呼吸了一次,一字一句地宣布:“我们完了,阿拉贡.伊力萨.康泰尔泰。”

     莱格拉斯扭头就走,阿拉贡是想去拦住他的,但身体却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直到莱格拉斯离开了一阵,他的意识才算是完全回来。

     上帝啊,我都干了些什么。

     想到自己刚刚都说了什么,阿拉贡已经开始后悔了。那不是他的本意。他怎么会不知道?莱格拉斯爱他,他当然爱他!自己也爱莱格拉斯。而现在呢?一个谎言只能用另一个谎言去隐瞒,这样就叠加了一个个欺骗的事实,他们俩都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些话,大概自己也是给魔障了,不受控制的就做了理智是不该做不该说的,他想,他和莱格拉斯都是。他们都是。

     “抱歉,先生。”打断阿拉贡思绪的是餐厅的侍者,他已经端着餐盘摆好了,“你们的菜齐了,请问您还想继续……”

     “不用了,结账吧。”阿拉贡递过自己的卡,让这顿该死的饭去见鬼吧。

      等当侍者结完帐把卡还给他之后,阿拉贡突然听到了自己身上微弱的类似“嘀嗒”的声音。不是钟表的声音,似乎是外套那里发出的声音,那更像是……

     “shit!”阿拉贡慌忙冲出餐厅,一边迅速地脱下外套在冲出门后将外套一把丢在路边的垃圾桶里,他对着路边的人群大喊了几声“退后!”之后不出意外的看见垃圾桶“嘭”的一声弹起又落下,从桶口还冒着青白色的烟。

     是炸弹。

     阿拉贡愤怒地一脚踢翻了垃圾桶,无视掉周围人的目光径直去车库取出车子往家里赶。

     他在车上连上了蓝牙,拨通了莱格拉斯的电话。莱格拉斯此时还在开车,他车速不快,窗外城市的夜景从他余光里掠过。

     “你真的这么愚蠢吗?竟然用有提示声的炸弹?”阿拉贡的语气更像是嘲笑,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愚蠢的是你。”愚蠢的是你,阿拉贡,一直都是你。“真可惜没能看到你被炸成碎片的样子。”

     “你真想这样吗?”

     “不是我想,亲爱的。是你选的。”

     阿拉贡摩擦着后槽牙,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太冲动。“你这个骗子。”

     “你这个混蛋。”莱格拉斯准备结束这段废话了,“我猜你也在家里藏了不少东西?那让我们看看谁能先找到宝藏。”

     通话已经被切断,阿拉贡一把扯下蓝牙耳机摔在副驾的座椅上,“那就看看吧。”


tbc


最近降温大家注意保暖啊!lo主已经感冒一周了orz


评论(2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