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 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8

『Chapter8』


这个打斗,感觉我能拖一年………………orz

先意思意思打一下,后边慢慢拆房子←


     莱格拉斯在这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想到他们相遇的便利店和速溶咖啡,想到婚礼上的一大扎气球断了绳子远远地飞走,想到他们布置新家一起买的第一张桌子,想到那些零散的小事和他们间的每一个吻。

     事到如今他并不想追悔什么,他对他的每一个决定都不感到后悔。

     他搭在方向盘上的左手上戴着的戒指在微弱的光线里折着略显明亮的光泽。那是他们的婚戒,阿拉贡手上也有一个,戒指的内圈刻着“to wherever it may lead”,那是他曾对阿拉贡说过的话。从头到尾他们没有什么争吵和分歧,这是唯一一次。

     如果吵架是这样的,那感觉也太不好了。

     莱格拉斯愤怒地取下戒指扔在手刹旁的小盒子里。什么美好婚姻和平静生活,让这些都见鬼去吧。

     窗外的景色快速掠过,那些一排排暖色的路灯因为车子的运动被拉成直线。除了车子发出的轻微引擎声,莱格拉斯只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

     “该死!”他咒骂一声后用左手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又重新拾起刚刚被自己扔在一边的戒指套在无名指上,他企图说服自己这只是长期养成的习惯。


     莱格拉斯和阿拉贡几乎同时到达,不过更早离开的莱格拉斯比阿拉贡稍快些,他把车一头撞向阿拉贡的车,把他推出去好几十米远后猛地一打方向盘开进院子里去。

     剧烈的撞击让阿拉贡被猛地向后一甩,后脑勺砸在座椅的皮垫上。他以前可没发现莱格拉斯开车都这么狂野的,不过他得承认,他以前没发现的事可太多了。

     阿拉贡重新扳回方向盘,把车稳稳停在院角靠近停车房的位置后,他没有贸然冲进家里去,他肯定莱格拉斯一定比他先拿到了武器,说不定这会还搜索到了一些他藏在家里各个角落里的小玩意们。现在他身上只有一把伯莱塔92F型手枪和一柄卡巴1281匕首,显然,对于现在可能坐拥着两人份宝藏的莱格拉斯来说,这是完全不够拼的。

     房间里的灯一盏接一盏地亮着,所有窗帘都被拉上而让那些灯光显得有些模糊。阿拉贡轻手轻脚地从车上下来,猫着腰一路绕到停车房里去。他故意把车子停在能遮挡视线的地方,然后他就能去把他停车房里的家伙们都找出来。阿拉贡庆幸自己当初十分有远见地在停车房里那个摆着空汽油壶和扳手一类东西且积了厚厚一层灰的铝合金架子后边挖了个洞,顺手放进去一些数目不算大却也聊胜于无的枪弹。

     他只找到一些子弹,还有一个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放在那儿的催泪瓦斯。他在架子顶端找了个旧的甚至无法分辨到底是绿色还是灰色的背包把东西尽数装进去,然后从门的另一侧沿着他们院子里种的一排常青灌木猫着腰摸到书房的窗子底下。在靠着窗沿听了一会里头的动静之后他确定莱格拉斯离书房挺远,应该在次卧和阳台那边。

     阿拉贡整理好背包带子,轻手轻脚的把窗子拉开,然后扶着窗沿一跃稳稳落在地板上。他没有弄出太大响声,不过即使已经小心翼翼,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从这样的高度落地还是发出了些沉闷的声响。他打赌莱格拉斯肯定听见了,因为他同样听见了莱格拉斯向这边移动的脚步声。

     莱格拉斯确实听见了响声。是从书房那边传过来的,他推测是阿拉贡从那边窗子翻了进来。他觉得要是自己的话肯定能做的更好,至少不会发出这么大(对他来说确实很大)的响声。

     莱格拉斯端着一把UMP45冲锋枪贴着墙一步一步地走,他不常用这样的枪,既笨重又粗鲁,他更喜欢狙击枪和手枪,不过此时更适合这样杀伤力大一些(尽管瞄准不及狙击枪和手枪)的武器。他并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脚步声,他就是要告诉阿拉贡自己过来了――带着武器。他摸不准阿拉贡手里都有些什么家伙,不过肯定不止一把枪。不过在书房的装饰画后面和浴室的天花板上面他可是找到了不少阿拉贡的宝藏,现在他不仅背着一把重型冲锋枪,还揣着一把贝雷塔,一把鲁格P85,两柄M9军刺别在腰间。从次卧阳台走到书房要不了多久,灯光被调的很暗,近似于暖黄色的光让家具显得有些模糊朦胧。

     阿拉贡数着莱格拉斯的脚步,莱格拉斯推测着阿拉贡会从哪个方向射击。空气里安静地似乎成为了一种粘稠而流动缓慢的液体,走廊里的挂钟尖锐的摇晃着钟摆发出刺耳的嘀嗒声。

     类似于捉迷藏藏的游戏。阿拉贡没由来地想着。他没有埋伏在书房里,在莱格拉斯来之前他就悄悄绕到书房外走廊拐角处的另一边墙后。果不其然,莱格拉斯就在他眼前这样拿着枪推开书房半掩着的门。阿拉贡在莱格拉斯一踏进书房后迅速地绕出来丢过去一个催泪瓦斯然后猛地把门拉上。门碰撞声和催泪瓦斯落地后气体窜出的滋滋声让莱格拉斯措手不及,但他迅速用袖子捂住口鼻然后用背撞击门板企图把门撞开。

     阿拉贡关上门后就移到了客厅去,他知道莱格拉斯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然后对着他乱轰。他撕开客厅里那副描绘新西兰风光的挂画撕开,拿出了一把P229,幸好莱格拉斯没找到全部的东西。他把自己藏在玄关旁的立柜后边,书房的撞击声越来越大,他知道战争已经开始了,而自己必须先下手为强。

     催泪瓦斯已经蔓延了整个房间,刺激性的气体让莱格拉斯开始剧烈的咳嗽,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冒,尽管他用袖子捂着口鼻,但气体还是从各个空隙入侵。门被从外面反锁了一圈,他撞了好几下也没能撞开。

     该死。莱格拉斯心里暗骂,然后放下捂住口鼻的那只手迅速的端起枪上膛扣下扳机,那个银色描着暗花的手柄带着锁一起被子弹给轰成不成形的铁块掉在地上。他随机撞开门冲了出去,强忍住肺部的抽痛和眼睛的灼烧感,一边大力度地上膛一边大喊着:“康泰尔泰!你这个混球!你最好给我滚出来乖乖让我给你的脑袋开个洞!”

     “嘿亲爱的!别忘了你也姓康泰尔泰呢!”

     阿拉贡从立柜后直起身,对着莱格拉斯的方向连开几枪,他不知道打中没有,管他打中没有。因为这几枪莱格拉斯不得不躲在拐角处闪避,子弹在他面前飞过砸在他们月前才换过壁纸的墙上。莱格拉斯嘲笑似的勾着嘴角,用他那把冲锋枪对着那个该死的立柜扣下扳机。

     伴随着一声巨响木制的柜子瞬间被开了个大洞,阿拉贡低声咒骂着在莱格拉斯连续的射击下飞快地往主卧的廊道里跑,那些子弹一直跟在他身后,不是打穿了隔间墙就是毁了某块玻璃。莱格拉斯一向百发百中,但今天他手气似乎不怎么样。

     形势扭转,莱格拉斯现在处于主动方,他追击着阿拉贡的逃跑路线一路拿子弹驱赶着他似的,偶尔阿拉贡也会趁他上膛的空挡回击几枪,有些子弹几乎擦着他脸颊飞过。

     “你还活着吗,亲爱的?”几乎是讽刺地大喊,莱格拉斯在一二楼的楼梯底下举着枪,阿拉贡被他给逼到了厨房和走廊分割的一面墙后。

     阿拉贡靠在墙后,估摸着他们间的距离,他的子弹用完了。他假意发出痛苦的呻吟刻意用枪敲击地板营造出自己中弹的假象。莱格拉斯闻声然后似乎被吓了一跳,放下了攻击的姿态只用一只手拿着枪往阿拉贡的方向几乎是小跑着过去。然而莱格拉斯当然没想到他还没拐过那个弯就被突然冲出的阿拉贡按倒在地,手里的枪被夺走扔出老远。突然落地造成的后背的疼痛感根本不及被耍了的愤怒。

     莱格拉斯愣了不到一秒就反应过来,躲过阿拉贡落下的拳头然后用膝盖狠狠地顶了一下阿拉贡的肚子,在对方吃痛地弓起腰时借力坐起,拉着他的衣领把他往墙上砸,自己也因为力度的方向而站起。阿拉贡的后脑勺磕在墙角的棱边处,那感觉像是谁拿棒球棍从背后给他来了一下似的。他甩了一下头,就看见莱格拉斯带着一脸不把他打死不罢休的表情向他砸过来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他下意识地用手臂去挡却也是挨了这重重的一拳。

     “你敢耍我?!”

     阿拉贡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tbc


打架是不对的,小孩子不要学。←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