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11

很久没更了我有罪orz下周要考试啦所以可能下周会停一周qwq不过快放假啦所以放假后会更勤快一点哒!←完全没有说服力
好了废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

『Chapter11』

     莱格拉斯似乎没想到阿拉贡反应这么大,“怎么了?”
     阿拉贡扶着额头,“我是瑞文戴尔公司的――或许叫她伊姆拉崔或者林谷你会熟悉些。”他想莱格拉斯一定听说过林谷,密林和林谷虽然是独立两家,却又或多或少有着许多联系。
     “你是伊姆拉崔的人?”莱格拉斯转过来坐在阿拉贡正对面,阿拉贡也因此坐正了身子而不是半椅在沙发上。莱格拉斯挑了挑眉毛,“我父亲和伊姆拉崔的爱隆领主交好――呃,至少有一段时间交好。”
      “事实上,我的养父就是爱隆领主。”阿拉贡看着莱格拉斯睁大了眼睛,“看吧,从前的隐瞒带来了现在的震惊――我刚刚就是这样的。”
     莱格拉斯耸耸肩,他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他有点渴,“你想喝水吗?我记得冰箱里还有点果汁。”地上还有些墙屑和玻璃渣,莱格拉斯就这样光着脚踩着地上的空隙往冰箱走过去。“不得不说,这还真够巧的――看吧,碰巧我们都是靠做些见不得光的买卖谋生,又碰巧是两家交好公司的人,连我们的父亲都有不浅的交情。”所有放在冰箱旁边柜子上的玻璃杯都无一幸免地被打碎了,莱格拉斯只能在碗柜里拿出两个尚完整的瓷碗。
     阿拉贡看着莱格拉斯只穿着自己的衬衫就晃着两条长腿在自己面前转悠,他现在的确有点渴。“碰巧只是碰巧,但我们的爱是必然。”他走过去环着正往瓷碗里倒水的爱人的腰,把下巴搁在对方的肩上,“我纵然是碰巧在便利店遇见了你,但我必然会爱上你,也必然会和你结婚。纵使我们是偶然都是杀手,但我也必然会接受这一切。其实所有的偶然都指向一个必然――那就是爱。”
     莱格拉斯咯咯地笑出来,“你好酸。”
     “也只是对你酸而已。”
     他们倚在冰箱旁边碰了碰装着果汁的瓷碗,斜前方就是被打地千疮百孔的酒柜,莱格拉斯笑着抱怨阿拉贡说要不是你拿酒瓶打我,我们现在就喝的是威士忌而不是果汁了。阿拉贡耸着肩表示,要不是你都快拿刀把我削成碎片了,我也不会去躲在酒柜后面。
     “事实上,”莱格拉斯有点得意地笑,“我甚至只用了差不多四成力。”
     阿拉贡被吓了一跳,“四成?好吧虽然我也没多认真打不过我也接近六七成了――你近身格斗很厉害嘛?”
     “不算厉害,我枪法比我格斗要好。”
     想到刚刚没打中一枪甚至偏地很远的那些射击阿拉贡有点不相信这句话,“你说真的?刚刚可没见你有多准?”
     “因为你是个笨蛋。”莱格拉斯一口饮尽碗里的果汁,嘴里不知道哼着什么歌向着浴室走去。
     阿拉贡一开始没理解为什么这么说,不过他很快又明白过来。好吧,自己的确是个笨蛋。
    

     “看上去我们得重新装修房子了。”莱格拉斯洗漱完后,望着被打成筛子的厨房突然意识到他们似乎连早饭都做不成了。
     阿拉贡只能点头同意,毕竟昨天晚上他们已经差不多拆了从卧室到厨房连带半个客厅的房子,以至于他们昨天晚上只能睡在墙壁还算完好的书房里。
     “还有,”莱格拉斯划拉着手机,“你付重新装修的帐。”
     “你可太狠心了,leggy。”
     “比起这个,我想你应该烦恼另一件事情。”莱格拉斯向他挥挥手机,上面显示着的短信通讯界面上只有一条短信。
     『我们需要谈谈。我晚上6点到。』署名是Ada。
     “我的天,”阿拉贡扶着额头,“为什么是现在?你父亲要来?在我们把房子搞成这样之后还得告诉他‘亲爱的岳父大人我十分抱歉昨天揍了你的儿子’?我可不想被就地肢解。”
     莱格拉斯大笑着过去勾着阿拉贡的脖子,“我Ada才没那么可怕――好吧,至少他不会当面把你肢解。”人人都知道密林王的坏脾气,这一点莱格拉斯早就能料到。说起来莱格拉斯也很担心,自己藏着掖着这么久,他估摸着父亲早就发现了,不然也不会在这种时候造访――不过,既然他知道了自己隐瞒了和阿拉贡的事,那么莱格拉斯就不太敢想象再见面时父亲会怎么处理他亲爱的儿子。天呐,感觉像是回到了小学时因为打碎了学校玻璃不敢告诉父亲的时候,自己凑钱赔了学校后一直胆战心惊地怕被发现,结果最后还是被揭穿,莱格拉斯记得那次自己被关了两周紧闭。
     “在这之前我们就得准备好一套说辞,”莱格拉斯揉揉阿拉贡皱起的眉心,“然后再十分,十分诚恳地向我父亲道歉,我们俩都是。”
     阿拉贡点点头,抓住那只轻抚自己眉间的手吻了吻,“责任在我们,我明白。”
     不过现在似乎有个更急需解决的问题,“说起来,你认识靠谱点的装修公司吗?”莱格拉斯眨着眼睛,阿拉贡的表情在他面前凝固了。

     “是的,我下午的飞机。说什么?我当然知道说什么!”金发的男人转着手里的钢笔,语气听上去似乎并不太高兴,“别操那些没用的心,爱隆。他们可不管咱俩老东西的死活。我说的不对吗?你说一时糊涂?这个一时可是一时了好几年了,你可别忘了!”转着笔的手停了下来,紧紧捏着笔杆,“行了行了,这事我们昨天就已经商量完了,还是得按昨天说的那样来,你就别管了。”男人挂断了电话,重重地将钢笔扔在了手边的抽屉里。
    
    
     tbc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