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 芒果

大家新年快乐
祝鸡年大吉吧(。)
一个小短篇,特别短,约莫可以算是甜饼吧……?

芒果

     阿拉贡觉得自己完了。
     他今天第三次光顾那个水果摊,就为了多看一眼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甚至买了堆满家里水果篮的芒果。
     “这些一共多少钱?”他向那个男孩递过刚刚选好的芒果,舔了舔嘴唇――该死的,自己在紧张什么?
     男孩看着这个一上午买了三次芒果的男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先生,这袋算我送你的吧。”他眨了眨眼睛,“您买了这么多次,我猜您一定很喜欢芒果,既然是老顾客,这袋就送您了。”
     不出意外的,男孩看见阿拉贡窘迫地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了句“谢谢”。
     “不只是芒果,”男孩在阿拉贡准备转身逃走时接了一句,“我再送您我一个下午的时间,怎么样?”
     我完了。阿拉贡有点开心地想。

     冬天的街道上还残留着点昨夜的小雪,融化变成了石板间的小水洼,太阳倒是很好,暖洋洋地铺撒在冬日的空气里。
     阿拉贡手里提着一袋黄澄澄的芒果,莱格拉斯在他前面的咖啡店买来两杯卡布奇诺。男孩叫莱格拉斯,他说他的名字是绿叶的意思,阿拉贡想起了森林里繁密的绿叶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就像男孩一样,带着生命的张力和温暖。阿拉贡心里打的算盘早就被男孩发现了,谁会一上午在同一家铺子买三次芒果?男孩说这话的时候眉眼弯弯,嘴角咧开一个有点上翘的弧度。
     阿拉贡接过莱格拉斯递来的咖啡,隔着纸杯传来暖暖的温度。莱格拉斯的脸红红的,咖啡店里的空调吹得他有点发热了。
     “你觉得我奇怪吗?”
     “什么?”男孩有点没听清。
     “我说,”阿拉贡看着男孩疑惑的表情觉得很新鲜,“你觉得我奇怪吗?”
     “当然不。”男孩顿了一下,“好吧,可能有一点……”看到阿拉贡挑挑眉毛,他又斟酌着词汇,“我是说,你第一次来,我觉得你是个顾客,第二次我想你可能挺喜欢这些芒果,第三次就……”
     “奇怪吗?”阿拉贡正在反省自己。
     “也许?”男孩耸耸肩,“不过我想,这个先生要不就是喜欢芒果,要不就是……”
     “是什么?”
     “你知道的。”男孩眨眨眼,不打算把话接下去。

     莱格拉斯还在读大学,阿拉贡有几次曾去过学校接他放学。因为家里有个小庄园,莱格拉斯的父亲喜欢自己搭棚子种点水果,那些果子长得又好又快,家里吃不下的,莱格拉斯就趁着闲功夫摆个小铺子把果子卖出去――倒不是为了那点水果钱,就是想让别人也尝尝他父亲种的果子,图个好玩。阿拉贡为报纸和杂志撰稿,偶尔也帮莱格拉斯照看他的水果铺子,坐在街角那个用白色木桌搭起来的小摊铺前一边晒太阳一边拿笔在本子上刷刷地写字。
     阿拉贡撑着脑袋靠在桌沿上,满满都是芒果的香味,莱格拉斯站在他前边,用纸袋装好芒果拿给带着毛毡帽子的老奶奶。冬天的太阳很暖和,莱格拉斯的头发像金子一样流淌在他肩头。
     阿拉贡在那一刻,就从遇见绿叶的那一刻开始,他遇见了爱情。

     “给你。”莱格拉斯把芒果肉整块切下,几划分成了格子形状,一掰就是一朵花。
     阿拉贡吃了满手的芒果汁,黏黏的,他突发奇想,拿黏糊糊的手去捏莱格拉斯的脸,把莱格拉斯弄得尖叫着说要把自己丢出去。
     “你不能把我丢出去。”阿拉贡捧住莱格拉斯的脸,去捕捉那两片薄薄的嘴唇,“我吃了你的芒果,还欠你芒果钱呢。”

     我不仅喜欢芒果,我还喜欢你。

end.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