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AL』『Perfect life』史密斯夫妇AU Chapter6

『Chapter6』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我最近在干一件大事你们要理解我(不是)

写到后面就发现自己真是太蠢了前面做了金雳和阿拉贡拍档的设定但是到后面就不知道怎么把两人安排到同一公司了所以就设定为金雳和阿拉贡是不同部门但是同一公司,为啥让他俩搭档呢?就当两个部门为了交流感情然后……←你们还是当这是个bug好了orz我的错我的错……



      这对阿拉贡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打击。在任务之前的清障工作他竟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这使他们的任务险些失败――而且金雳的直升机还被打了几个凹下去的窝。

      “我要杀了他。”金雳走在阿拉贡前面,他们刚从关押地点出来,几小时前的事情带来的愤怒震惊以及各类情绪还未褪去,尤其是在他心爱的玛丽莎被那个愚蠢的狙击手弄的伤痕累累之后。“我绝对要把那个狙击手碎尸万段然后拿他的骨头做个挂饰吊在机尾!”

     阿拉贡听着金雳的抱怨默不作声,这次失误他认为责任在自己,虽然最后成功带走了咕噜,但他们已经暴露,既然任务相冲突那么显然对方并不是朋友。暴露在敌人面前对他们来说是十分危险的,这意味着他要么丢掉饭碗,要么去把那两个人干掉。

     “我在他们据点里找到了一台电脑,虽然已经被烧的差不多了,不过应该还是有修复希望的。况且你见过了那个狙击手――或许你能再提供点有用的东西?”阿拉贡一边摘下他的帽子,一边把之前系起来的头发放下来,用手随便抓了几下就随它去了。

     金雳跺着脚几乎要跳起来,他已经跟那个狙击手彻底结怨了,恐怕他巴不得早点手刃对方呢。“我告诉过你了,那人带着护目镜看不见全脸,他动作很快,只能看清是个金长发的白人――连是男是女都他//妈//的分不清!”他们回到直升机上准备离开,金雳心疼的摸了摸玛丽莎受伤的皮肤,那些红色的漆被子弹给蹭掉了好些颜色而露出银色的金属皮。“赶紧回去找个可靠的人把那家伙揪出来,我可憋不了太久!”

     “不用你说,我现在也想揍那些个混蛋。”尤其是那个狙击手,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早就得去见上帝了。“如果你要做你的机尾挂饰的话,恐怕你得排队了。”

     金雳重新启动了飞机,巨大的引擎声和空气被机翼搅动的声音让阿拉贡最后一个单词有点飘忽。这该死的突发状况,简直毁了他想和莱格拉斯商量旅行的事的心情,可惜他把烟落在了冰淇淋车上,不然他现在真想狠狠的吸两口,这样或许他会舒坦点。

     他们启程飞回了加州,金雳把玛丽莎停在公司的小型停机坪里,他打算等手边的事情忙完就把他的玛丽莎修好。阿拉贡拿上那台被烧的焦黑的电脑,他会把这个交给阿尔温看看,他的姐姐是这方面的高手,她对电脑的修复水平简直和他父亲的医术一样好。金雳大概不太想去和高科技打交道,他估摸着这会能去他自己的部门找到他表哥商量一下怎么修补玛丽莎的事儿。

     他们找到阿尔温时,那个漂亮的系统总管正检查着另一小组的通讯信号。阿拉贡先在她桌上放了一盒芒果布丁――那是他刚刚去买的,为此他跑了两个街区就为了找到那个黑皮肤意大利人的布丁店。阿尔温满意的看着桌上的布丁,然后才接过阿拉贡手里的电脑。

     “Wow,你还真给我找了个大挑战。”阿尔温翻看着电脑,很多地方已经烧毁,保留下来的部分十分有限。

     阿拉贡耸耸肩,他知道如果阿尔温没办法的话是根本不会接过他手里电脑的。“但我猜你一定能弄出点有用的信息来,对吗?”

     “这可不一定,能不能成关键还是得看――”她意有所指的撇了一眼桌上的芒果布丁。

     “一个月的,什么口味你吩咐。”这世界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吗。

     阿尔温满意的点点头后拿起电脑和布丁,她准备去她的工作室里了解一下她手里的小家伙。“大概等我3个小时,期间别来打扰我就行。”

     阿拉贡立即表示了绝对不会来打扰她,他会去和金雳在停机坪上乖乖待着然后想想怎么解决这次的任务报告。

     阿尔温离开后他也开始往楼下走,出大楼的时候他奇迹的在衣袋里找到一支被压的有些变形的烟,他没有急着点火,只是就这样叼着烟,大概是在思考着。




     莱格拉斯和陶瑞尔回到公司后立刻召集了他们部门所有人开了会,会议只有一个主题――“那两个抢生意的混蛋到底是谁?”陶瑞尔把她的车前录像掉了出来投影在屏幕上,因为本来就只是为了记录一些执行过程而安装的摄像头所以像素并不很清晰,画面上除了咕噜和戴帽子的两个人影还有飞扬在镜头前的尘土。

     莱格拉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坐着,他站在屏幕正前方直直地盯着那些画面。他连衣服都没换,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护目镜被他取下来握在手里。他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死死盯着屏幕上模糊的画面,咬着下唇好像眼里要喷出火来。

     几小时前的画面被再现,他现在有时间好好观察一下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对方有一辆小型货车,我们能大致从车型上排查一些……”陶瑞尔指着屏幕阐述她的想法,那个戴帽子的家伙正在开门从车上下来。

     莱格拉斯开始觉得不对劲了。陶瑞尔讲的东西他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就看见屏幕上被放慢的视频里的人从开车门到下车和咕噜对话的过程。他的心“砰砰”的跳着,声音大的他能把心脏节奏数清楚。

     虽然那人带着墨镜和鸭舌帽,但一些不经意的肢体语言却向莱格拉斯暗示着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陶瑞尔。”他努力克制着自己满溢的情绪,“把这段再放一遍。”

     陶瑞尔有些疑惑地拉回进度条,她刚刚就注意到莱格拉斯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了,莫不是他有什么发现?

     现在那些镜头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了。

     他看清楚了,几小时前在那些岩石间没能看到的东西现在他都看见了。不管是关车门时向后甩门的动作,还是扯领口的小动作,这之类种种,莱格拉斯都看清楚了。与之生活良久自然会对对方了如指掌,连走路的姿势或是说话时摇头的幅度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必须承认了,身形和体貌特征都能对上,那个毁了他任务的混蛋就是那个他最不想承认的人。

     莱格拉斯用力地用攥着护目镜的手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发出的巨大响声吓了其他人一跳,但他根本没在意这些,带着愤怒扭头离开了会议室。




     “好吧,我承认这确实挺不容易的。”阿尔温把自己的电脑屏幕转向坐在对面还在转笔的阿拉贡。“不过我还是弄出来了不少东西。”

     “如果你不把这些乱码翻译一下的话我对这台电脑的了解仍然还是在它被你解剖之前。”阿拉贡耸耸肩,那些显示屏上的乱码数字他是真的一点也看不懂。

     阿尔温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她拿起手边的纸笔,写下一串字母和数字。“罗马尼安17楼B座,这是它的网络端口的接入点,现在你可以查查那座大楼上都有什么了。”

     阿拉贡皱起了眉头,这名字听上去有点熟悉。他顺手就用阿尔温的电脑搜索了这座大楼,然而显示的结果却只是让他眉间的沟壑更深了。“Mirkwood设计与创意有限公司罗马尼安分部,部门负责人:Legolas.Telcontar”

     阿拉贡沉默了很久。久到阿尔温都要撑着脑袋睡着了,阿拉贡突然折断了手里的笔,然后扭头就快步走了出去。阿尔温从背后喊了他几声,他也没有回头。




     莱格拉斯整个人窝在沙发角落里,怀里抱着靠枕盯着天花板出身。周围都很安静,空气像是凝结成了固体,这让他感觉到了窒息。

     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从浴室出来很久了他的头发还滴着水,要是平时阿拉贡看见他不吹干头发就蜷在这儿一定会说他的,然后又会像以前一样拿着吹风帮他吹好头发。哦,阿拉贡,别想什么该死的阿拉贡了!莱格拉斯愤愤的用拳头砸着柔软的沙发,兴许这样他会好受点。

     他又皱着眉头安静地坐了一会,然后好像突然决定了什么似的拿起桌上的手机然后拨通了阿拉贡的电话。

     阿拉贡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把金雳新买的沙袋手脚并用的问候了一翻,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愣了很久,终于还是在铃声快要响完时接起了电话。

     “喂,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还记得我在博洛克迪餐厅订了位置吗?”莱格拉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自然,他已经走下沙发赤着脚走到厨房挂着装饰画的那面墙,然后用指纹确认了开关打开了他一早设计好安装在屋子里他藏些小东西的地方。

     阿拉贡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然后扯下手上的护具,“当然啦,我已经快回来了,我会准时去的。我还记得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呢。”

     “你可别忘了时间是8点,”莱格拉斯选了一把贝雷塔M92F手枪,然后慢腾腾的收捡好子弹和消音器,“记得穿的好看点,我可是请了乐手在旁边拉提琴呢。”

     “你真是太贴心了。我保证准时。”阿拉贡打开了他的柜子,里面挂着一列他顺手的枪支和匕首。“我还得去换身衣服呢,先挂了。再见了,我的爱。”

     “再见。”莱格拉斯放下手机,把贝雷塔摆在桌上后又抽出了两把M9军刺。“这次是真的再见了。”他自顾自的说着,下意识的转了一圈刀挽出个漂亮的弧度。

     阿拉贡拿了一把伯莱塔92F型手枪,把它揣在后腰的皮套里,他拿起他的外套径直走出了训练室。


tbc


这里阿拉贡用的是原著中阿拉贡的全名阿拉贡.伊力萨.康泰尔泰,介于叶子已经和阿拉贡结婚了所以叶子就改夫姓了XD


评论(2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