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The starlight witness』 一点散片段

一个新开的脑洞……上次有存过的脑洞XD正文在龟速手稿……非常少……所以先放点片段玩(不)


想的是阿拉贡永生而莱格拉斯前世今生的设定,借用了一些不死法医中亨利的设定(比如不死之身啥的)

双线展开,前世的小园丁今生的大学生叶子和医生索隆吉尔/阿拉贡的故事

这个脑洞开完我觉得我真是有病……(。)


『一』


     “我很抱歉,”莱格拉斯揉了揉头发,露出为难的神色,“我看不懂这些文书,我不识字。”他说这些话时费了多大的劲儿啊!向人承认自己是文盲该是多么难堪的事情!他的脸已经给涨红了,双手背在身后搅着手指,那双湛蓝的眼睛不自然地转移着视线却又忍不住瞟上索隆吉尔几眼。


『二』


     索隆吉尔站在莱格拉斯身后,弯腰伏在莱格拉斯上方遮住了他头顶的那一小片天空。索隆吉尔用左手扶着莱格拉斯的肩,另一只手轻轻握住莱格拉斯的右手,掰着他的手指让他正确地握着钢笔。莱格拉斯别在耳后的头发搔地他的侧脸痒痒的,他能闻到那头金发上的皂角味儿和早晨新开的雏菊香。索隆吉尔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莱格拉斯耳后,带着湿润的热气让他小小地瑟缩了一下,这让他们贴的更近了――莱格拉斯的后背甚至能感受到索隆吉尔强有力的心跳。

     索隆吉尔就这样扶着他的手,在一张画着线格的纸上缓慢的描摹着,从弧线到直线,从大写到小写,从a写到z。莱格拉斯的手心有些出汗,但他写的那么认真,每一笔都像是要完成一幅惊世大作般小心谨慎。他下笔很用力,薄薄的纸甚至在另一面给布上了好些字母的凸起。


『三』


     莱格拉斯端端地坐在镜子前,他能从镜子里看到阿拉贡就站在他身后,用他的木梳子一小撮一小撮地梳他的头发。梳子从头顶一直滑倒发尾,阿拉贡动作轻柔地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待到顺好所有头发,阿拉贡才撩起莱格拉斯耳侧的一小撮头发开始慢慢的辫出形状。在这之前阿拉贡从不曾为他辫过发,而此时阿拉贡的动作却熟练的像个有经验的老手,只是略显停顿的动作暗示着这位老手似乎也很久不曾为人辫过发了。


『四』


     “我知道你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莱格拉斯给那株风信子洒了些水,他没有抬头只是忙着自己手上的事,“但我不会问你,我会等你主动告诉我的那一天。”他放下水壶,直视着阿拉贡的眼睛,那双海一样颜色的瞳仁因着阳光的缘故亮晶晶地折着暖色的光,“会有那么一天的,对吗?”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