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相与还

草木本有情,何需美人折。

『短篇已完结』『阿拉贡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脑洞精奇的我(。)
吃糖伐?

――――――――――――――

『阿拉贡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莱格拉斯站在门口才想起自己把钥匙放在课桌抽屉里了,然而现在学校早就关门了,除非他会撬锁,不然他不可能回去拿钥匙。
     于是很自然地,莱格拉斯拿出手机开始给自己的室友阿拉贡打电话,接着又很自然地,阿拉贡没有接。莱格拉斯这才想起,今天下午阿拉贡发短信告诉他今晚他有约会。好吧,现在他得考虑一下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了。
     一般阿拉贡会留一把备用钥匙在门外的毯子下面,或者花盆底下,也可能是牛奶箱里。该死的,阿拉贡到底把钥匙放哪里的莱格拉斯自己也记不清了。他拉了拉背包的肩带,然后开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翻找。从门前的毯子开始到小栅栏旁边的就牛奶箱,他甚至连院子里的十二个花盆都翻过了,也没找到那把钥匙在哪。他觉得要是有人经过,看到自己大晚上的在这里东翻西找的,可能会认为他是个小偷而报警。
     莱格拉斯有点生气了。其实不只一点。他再次拨了阿拉贡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再拨,就关机了。
     ……
     莱格拉斯盯着手机屏幕面无表情,内心里已经把同居两年多的室友切成了片状然后又磨成粉末团成丸子拿去喂大马哈鱼。阿拉贡今天说他约的谁来着?似乎是波罗米尔介绍的跳芭蕾的姑娘,叫什么他已经给忘了,隐约记得似乎是个难记的印第安名字。
     莱格拉斯发誓,如果他见到阿拉贡,一定会给他一拳,不、至少三拳,必要的话再加几拳。打完之后呢?他还没想好,等他想好再说,总之他不准备放过阿拉贡。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要不是陪陶瑞尔去逛街还去喝了一杯,他肯定早就到家了。不过想想也没用啊,他到的再早也没有钥匙。现在他该去找谁呢?陶瑞尔肯定和奇力在一起,他可不愿意当个电灯泡。金雳前天就和学校的什么竞赛小组去了某个沿海的城市参加数学比赛了。波罗米尔可能还在外面和他的朋友们在路上狂飙。法拉米尔肯定睡了,要么就在捣鼓他的论文,莱格拉斯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论文。他熟悉的邻居们家里早就熄了灯,他可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好吧,这么说他是真的没地方去了。公交车早就收班了,他住的地方并不好拦计程车,通往他们这儿的路是条单行道,计程车司机并不愿意走这。如果他不想露宿街头的话,他需要考虑走差不多一小时的路去个稍微容易搭车的地方拦个车去找家旅店住下。
     莱格拉斯光是想想就觉得麻烦,他觉得还不如在周围转转,等阿拉贡回来,至少等他手机开机。一般情况下阿拉贡会回来的,除非那个跳芭蕾的姑娘真的很漂亮。
     莱格拉斯开始沿着柏油路慢慢地走,路灯不算明亮,但也没暗到看不清楚路的程度。晚上的风有点凉,现在是春天,天气还没有完全暖和起来,带着些倒春寒的风让莱格拉斯不禁搓了搓手臂。现在他有大把的时间来想事情了,想一些他早就该想的事情。

     他和阿拉贡两年前就认识了,他那时候正在招室友,和他同校不同系的阿拉贡就给他打了电话。他觉得阿拉贡是个不错的家伙,没有费什么事就定了下来。一起住了这么久他们关系一直挺好的,阿拉贡是学古典文学的,而他念的建筑,虽然说两个系差的有点远,不过他们还是挺有话题的。他们都喜欢那些经典的老电影,也喜欢慢节奏的纪录片,分享一些歌曲或者一起读一本书。有时候他会倒在沙发上把脑袋搁在看球赛的阿拉贡腿上玩他的平板;或者偷偷把自己因为看电视太入迷而熨坏的阿拉贡的衬衫扔掉,然后去谎称是晾衣服的时候被吹走了,不过他每次都被揭穿。莱格拉斯觉得他们真的挺好,甚至……有点好过头了。
     尴尬的事情发生在上个月,在这之前他们一直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室友兼朋友关系。那天刚好是周末,莱格拉斯正在清点刚采购回来的食物,然后他发现自己忘记买西兰花和沙拉酱了。他准备再出门一趟,但他刚打开门就看到阿拉贡站在门外正从他口袋里拿出钥匙。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莱格拉斯还以为阿拉贡去陪弗罗多他们喝几杯会多待一会呢。
     阿拉贡挠挠头发,一步踏进来顺势关上了门。他可能多喝了几杯,隔着几步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不过阿拉贡的酒量很好,莱格拉斯不觉得他醉了。
     “我要出门,刚刚忘记买西兰花和沙拉酱了。”说着他准备绕过挡在门口的阿拉贡去开门。然而阿拉贡却拉住了他,把他往屋里带。“你干嘛?我要出门啊,不然晚饭的沙拉里可就没有沙拉酱了。”莱格拉斯对此显得很不解,他把阿拉贡的行为归咎于和弗罗多他们喝的那几杯酒上。
     “先别管西兰花和沙拉酱了。”阿拉贡拉着莱格拉斯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扳着莱格拉斯的肩膀让他正对着自己。他显得十分严肃,眉毛一直紧紧皱着。
     “莱格拉斯。”他的语气既郑重又柔和,“我喜欢你。”
     宛如在平静如镜的水面投下一块巨石,激起的巨浪能把莱格拉斯溺死。
     莱格拉斯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阿拉贡不说话。不不不,他肯定是喝多了,他身上全是酒味,酒量再好的人也有醉的时候。
     “阿拉贡你不要开玩笑了,你最好等我给你煮一碗醒酒汤……”
     阿拉贡有点懊恼的撇撇嘴,“我不是开玩笑,我也没醉。”他紧紧抓着莱格拉斯的肩膀,阻止了对方想趁机逃跑的动作,“我认真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看着莱格拉斯呆愣愣地而没有回答,阿拉贡凑过去准备吻他。
     看到阿拉贡渐渐放大的脸,莱格拉斯下意识地推开他然后挣开阿拉贡的禁锢,他觉得自己的脸肯定比番茄还红了。“我要出去买东西了,”他背过身去,不想让阿拉贡看到他脸红的可以烤红薯,“你、你最好喝点凉水,或者洗个澡什么的。你真的喝的有点多。”说完他几乎是逃一样地冲出门外,然后一路没有目的地乱跑,最后上了他根本没看号码的公交车。
     结果他一出门就完全停不下来想刚刚的事情,他甚至忘了自己出来是要买什么来着。
     他一个走了很久,久到天都快黑了,他才买了瓶番茄酱回去(原谅他实在想不起自己到底要买什么了,只记得是个什么酱)。于是那天晚上他们吃了用番茄酱拌的蔬菜沙拉,他们一句话都没说。
     尴尬一直持续了两周多,最近他们才渐渐开始像以前一样相处,阿拉贡也没有再提起过那件事。但总归,他们的相处有很多地方不同了。莱格拉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简直像是得了什么病,弄的自己神情恍惚。这种感觉简直从来没有过。

     现在他仍旧一个人走着,此刻他考虑着那个自己一直回避、一直逃脱的问题。
     阿拉贡喜欢他,那他喜欢阿拉贡吗?
     为什么不呢?阿拉贡和他一起做饭的时候,阿拉贡和他一起收拾房子的时候,阿拉贡和他一起理草坪的时候,阿拉贡和他一起因为某个笑话大笑的时候,他确定自己的心脏比任何时候都跳的要快。当阿拉贡说他喜欢自己的时候,他不是觉得抵触,也不算意外,他只是感觉好像自己一直隐藏的,一直小心保管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勇气确定的东西,被突然揭开了面目。
     说白了就是害羞。
     莱格拉斯停了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地站在真相面前,无处可逃也无法抵挡。夜里的风越来越大,倒是把他吹清醒了。
     他要是早点想明白不就好了?不然现在和阿拉贡约会的就不是那个芭蕾演员了。
     莱格拉斯拿出手机,把通讯录的界面打开在某一页,确迟疑着不敢拨出那个号码。
     他可能还是不会接,说不定那个女孩真的很漂亮,他会自作多情。不不不,阿拉贡不会那么快就变了心意――变了也没关系,他还是要说,管他呢,他已经逃过一次了,他不想再逃第二次。
     他终于还是拨了出去,忙音一直响了六下,然后电话那头接通了。
     “莱格拉斯?”那边熟悉的声音让莱格拉斯心砰砰直跳,他还得装作一副没事样子。
     “天呐,你终于舍得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和你的小女朋友玩的正嗨没空理我呢。”
     “什么小女朋友,你在说什么?”
     他还装上了。你不是和你的印第安舞蹈家欢乐地度过了美妙的约会吗?
     “行了行了先别说这个了。”莱格拉斯调头往回走,他先前几乎要走出这个街区了,“你把备用钥匙放哪了?我没带钥匙回不了家。”
     “什么?”阿拉贡有点惊讶,语气显得很急切,“你不是早就放学了吗?那你回不去就一直在外面吹风吗?”
     “啊哈,我陪陶瑞尔逛了会才回来的。我把房子周围都找遍了也没找到钥匙,说真的,你到底放哪里了?”
     “你就这样吹了几个小时的风。”阿拉贡陈述着这句话,莱格拉斯觉得他的调子和小学时候老师拿着他的作业本陈述“你没交作业”这句话的时候一模一样。“我也不大记得备用钥匙在哪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那你的约会呢?”
     “我十分钟就到。”阿拉贡没有回答他,直接挂了电话。
     莱格拉斯盯着挂断界面的屏幕,他还能听见断线后的忙音连续地响。
     他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

     阿拉贡简直恨不得直接飞回来,可惜他不是猎鹰所以他不行。他尽可能快地赶了回来,的士的找零都没拿就直接一路跑回家里。
     当他和莱格拉斯合租的房子终于出现在眼前时,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前阶梯上专心玩手机上掉落游戏的莱格拉斯。
     “所以你就一直坐在这?还穿的这么少?”阿拉贡的话让莱格拉斯从游戏里抬起头来,那个突然回过神来的眼神无辜地几乎快让阿拉贡大喊一声“哦我的小可怜!”了。
     莱格拉斯站起来,把因为刚刚一下分心而输掉这一盘游戏的手机放回衣袋里。他盯着阿拉贡的脸靠近,他们间的距离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胸膛靠着胸膛脸颊贴着脸颊。阿拉贡觉得心脏砰砰直跳,莱格拉斯的脸就在眼前咫尺之间,他只要向前倾斜一点就能捕捉到那片粉色的薄唇。
     然后出人意料地,莱格拉斯突然朝阿拉贡的下巴来了一拳――那力度可不算小。阿拉贡被这一下打的猝不及防差点摔倒,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重心没摔下去。他捂着自己的下巴,幸好没脱臼,虽然他觉得里脱臼也不远了。
     “你干嘛打我?!”
     “因为你是个混蛋。”莱格拉斯抓着他的肩膀又打他胸前,阿拉贡又慌忙去捂胸口,“你不仅把我撂在这,不接电话还关机,”他继续在阿拉贡肩膀上又落下一拳,阿拉贡一直没打算还手,一是出于不敢,二是莱格拉斯下手实在算不上什么他根本没想把这几下还回去,“你还去和别人约会,在你说了――”
     莱格拉斯突然不说了,也没有继续任何动作,他就这么保持着拉着阿拉贡一只袖子的姿势,紧紧咬着下唇看着阿拉贡。
     “说了什么?”阿拉贡突然有点明白了,他站在风口挡住吹来的风,“在我说了我喜欢你之后吗?”
     莱格拉斯还是不出声,眼里湿湿地像是在那片蓝色里揉进了水晶。
     “你以为我约会去了?”阿拉贡撇了撇嘴,又含着笑,“我不是下午就和你说了吗,波罗米尔今天有事,让我帮他安排他女朋友回家的事情。我忙了一个下午才订到了机票,结果又打了很久的电话才找到他那个跑去冲浪的女朋友,等送她上了飞机,才想起我把手机忘在那个冲浪中心了,然而我拿回手机的时候它已经没电了。我直到刚刚去饭馆吃饭的时候才给手机充上电,你看,我连我最爱的墨西哥卷饼都没来得及吃就赶紧回来了。”
     莱格拉斯半张着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和别人约会的,除非……”阿拉贡扶着莱格拉斯的肩膀,“除非那个人是你。”
     对啊,他应该知道。莱格拉斯突然笑了起来,他就知道,阿拉贡怎么会和别人约会呢,那个印第安名字一听根本就是波罗米尔的菜嘛。
     莱格拉斯已经打了阿拉贡三拳,他刚刚没想好的下一步他现在想好了。他抱住阿拉贡的肩膀,送上自己的嘴唇。
     这个上个月就该达成的吻,迟来了这么久。莱格拉斯只轻轻碰到阿拉贡的就准备分开,就在他轻触后想离开的时候阿拉贡按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他们唇齿纠缠,紧紧相拥。
     这个吻愈演愈烈,莱格拉斯被抱着靠在门板上,他感觉抵着他的阿拉贡下腹异样的变化。
     “嘿,”莱格拉斯强行分开了他们俩,他们都有点失去理智,可不能任由这个状况发展下去,“我们不能在外面,知道吗?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当然。”阿拉贡笑着,一只手搂着莱格拉斯一只手摸索着自己的衣袋。
     然而他摸摸找找半天也没见他拿出来钥匙,莱格拉斯觉得有点不妙。
     “该死的,”阿拉贡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我的钥匙呢?”
     “……”

END

    

脑洞来自前段时间很火的“张世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数学课突然爆发的脑洞orz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orz写完都不敢看第二遍orz
总之算是傻白甜?不禁佩服自己的脑洞真是骨骼精奇(。)

评论(26)

热度(66)